咨询热线:13915300089

网站地图图标 邮件图标

into Dongxin clothing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关于我们列表

公司简介

新闻推荐

以致力成为中国最具影响

以致力成为中国最具影响

建立信息共享、快速鉴定

建立信息共享、快速鉴定

南宁投资42亿元彩印包装生

南宁投资42亿元彩印包装生

十分钟前更新!福建手提

十分钟前更新!福建手提

联系我们

江阴市东新服装商标有限公司
联系人:蒋总
手  机:13915300089
电  话:0510-86301317
地  址:江苏省江阴市长泾镇习礼小庄圩104号

美国银卡联盟何去何从
作者:sportsbet    发布时间:2019-11-21 13:44    点击次数:次   

  虽然都是代币卡,但在线与离线这两种卡却有不同起源:在线代币卡是建立在ATM卡与区域性EFT系统联网的基础上;离线代币卡则得力于银卡联盟,特别是VISA的强力推动。

  从创立VISA的前身NBI的时代开始,Dee Hock的梦想就是用以银卡为象征的电子货币取代纸币和支票。在信用卡的交易与信贷双重功能中,他更关怀的是作为电子货币的交易功能。不带信贷功能的代币卡可以说是他所设想的电子货币最纯粹的表现形式,可惜他在任时的多次举动都未能结果。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代币卡的大发展直到1990年代才成为现实。近10年来,银卡联盟为代币卡投入了大量财力,以广告、促销等等各种方式推动了离线代币卡的大幅度成长。

  事实上,银卡联盟对代币卡比对信用卡更感兴趣,因为信用卡业已经经历了多次兼并浪潮,前10名占了市场份额80%以上,所以行业现在是由几家大发卡行主导,不像早期是由银卡联盟主导。而且,代币卡必须以零售银行的存款账户为基础,发卡行中有大批中小社区银行或区域银行,所以银卡联盟有更大的主导空间。

  1996年,离线代币卡第一次超过在线%的交易量。近两三年来,两种代币卡都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比例。不过,离线代币卡的增长势头有所减缓(见表1),而且比在线代币卡增长得慢,市场占有率从2001年的61%下降到2002年的59%。从表1还可看到,VISA在整个离线,交易次数和交易金额的近4/5。另外,VISA在普适银卡市场中也占到近50%的份额(MasterCard在2000年占28%)。因此,法官说VISA有市场影响力,没有丝毫夸张,VISA对此也很难否认。

  考查一个有市场影响力的公司是否触犯了反垄断法有一些基本的方法,例如该公司是否因涨价、缩小供给却不失去市场份额;或看它是否利用一个领域的市场力量排挤另一个领域的竞争对手。而在此案中的关键点是,如果信用卡与代币卡不被看成是同一种产品,那么利用在信用卡市场中所占有的主导地位来影响代币卡市场的定价就是违法行为。

  离线与在线这两种代币卡的交易过程不同。银卡联盟在辩护中所强调的一点就是:离线代币卡和信用卡属同一类产品,都是在全世界各地被广泛接受,比在线代币卡更方便。光是在美国,就有400多万接受VISA和MasterCard的商户,而最大的在线代币卡网络Star所拥有的商户还不到100万。离线代币卡不要求输入个人密码(PIN),所以风险稍高于在线代币卡。银卡联盟声称,它们收取较高的交换费是为了补偿其承受的相应的较高风险。

  在此案了结之前,对于在非超市刷一次卡的40美元典型消费额来说,离线美分的交换费,而在线美分,相差近一倍。超市的交换费率对两种代币卡来说一般都更低一些。

  由于银卡联盟一直把离线代币卡与信用卡作同样产品处理,所以其交换费率也是参照信用卡制订的。在技术更新的推动下,随着银卡市场的成长、成熟,交换系统的效率也由于技术进步、规模效益、范围效益而不断提高,交换费率总的来说呈下降趋势。但是近年来,代币卡的交换费有所上升。特别令人不解的是,就在Wal-Mart讼案正在进行的1999年,VISA和MasterCard争相提高交换费率,引起了业界一片抗议,也似乎在帮助原告做实其对银卡联盟操纵市场价格的指控。

  其实,交换费是商户付给发卡行的,并非银卡联盟私吞。而且商户银行也是银卡联盟的成员,并非只有发卡银行才是其成员。交换费涨价更深层的原因是信用卡业的多次兼并使得大发卡行成为交换系统市场的主导力量。前几年的一个典型例子是,最大的发卡行花旗银行因VISA拒绝把银卡联盟的标记移到卡后面而换旗MasterCard。这也明显地影响了二者的力量对比。而银卡联盟提高交换费率,实际上是其竞争发卡行客户的最重要手段。

  遗憾的是,在银卡交换系统方面一贯强势的银卡联盟这一次却偏偏碰到了克星,那就是以压榨供应商出名的Wal-Mart。在Wal-Mart看来,银卡联盟不过是提供金融服务的供应商之一。压低离线%交换费率就可以至少降低几千万美元的费用。因此它全力以赴,终于大获全胜。

  银卡联盟要掏30多亿美元的赔偿,作为此案庭外调解的结果之一。这是美国有史以来涉及反垄断法的最高赔偿金额。但许多业界人士认为,银卡联盟还是拣了便宜,因为一旦是败诉,损失就是此数字的几十倍了。有趣的是,MasterCard虽然在离线代币卡市场的占有率只有1/5,却付出了1/3的赔偿,看似吃了亏。不过,由于在赔款之外,银卡联盟在规则上要做的让步对其今后的影响将远远超出30亿美元的概念,因此作为占有80%市场的VISA来说,其损失显然最大。

  早在30年前,VISA的前身NBI就首先放弃了彻底的成员排他性规则,才有了双联制的既成事实,并在几年之内就赶超MasterCard的前身Interbank,成为最大的银卡联盟。这一次MasterCard先撤出讼案,可以说是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

  从2004年8月开始,VISA离线代币卡对非超市在场刷卡的交换费从销售额的1.25%+10美分减到销售额的0.88%+10美分;MasterCard从销售额的1.4%+10美分减到销售额的0.97%+10美分。虽然降幅约达1/3,但这只是暂时的统一减价。2004年元月之后,各商户就得个别与银卡联盟商定交换费率了。

  在这样一个更彻底的由市场决定价格的体制中,最大的得益者明显是Wal-Mart这样的大连锁店。Wal-Mart拒绝MasterCard的离线代币卡的举动,其实就是作一个姿态。MasterCard代币卡收费只占Wal-Mart销售额的1%,所以拒绝的成本不高,Wal-Mart只是要给两个银卡联盟一个下马威。人们猜测,Wal-Mart与VISA商定的不公开的交换费率一定是对它非常有利的。而MasterCard也还没有放弃与Wal-Mart重新谈判的努力。

  另一方面,许多小商户的业主却不认为新体制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实惠,因为他们没有实力与银卡联盟讨价还价。明显受损的是大多数社区银行离线代币卡的发卡行。它们实际上是借助信用卡大发卡行的实力,使代币卡交换费成为它们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这一收入在新体制中将大大减少。

  近年来,在线代币卡的发展速度已超过离线代币卡,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后者的高交换费率促使商户积极投资安装可以输入密码的POS机。现在,两者的交换费率差别明显降低,因此在线代币卡的增速相对于离线代币卡有可能降低。当然,交换费率差别减少最明显的是大连锁店,而它们大都已经安装了带密码输入的POS机,所以这方面的变化可能不像直观想象的那么大。

  首先,从发卡行的角度看,代币卡和信用卡本来面对的就是两个不同的市场。代币卡遗失后,卡户所承担的风险比信用卡大得多,又没有宽限期内的无息信贷,而且现在绝大部分接受代币卡的售点都接受信用卡,所以对于持有信用卡的消费者来说,代币卡的好处并不多。

  其次,过去“接受所有带银卡联盟标记的卡”的规则,使代币卡和信用卡对商户的差别意义不大。但在新体制下,代币卡和信用卡的今后市场发展可能会分道扬镳。最有可能出现这种分叉的地方不是在大连锁店,因为尽管代币卡的交换费成本低,但在美国,消费力较强的客户群多数仍然更愿意使用信用卡。

  近年来,代币卡在商店消费中的比例不断上升,去年第一次超过现金。但代币卡蚕食的主要是现金和支票市场(参见表2),而不是信用卡市场。比较有可能出现变局的领域包括公共事业(utilities)在内的定期付费。如果公共事业形成只收代币卡而不收信用卡的趋势,代币卡就会吃掉信用卡的一大块市场,并获得另一轮大发展契机。

  再次,美国银卡市场的体制变迁也会给全球信用卡和代币卡市场带来不小的冲击。在欧洲、加拿大、日本、澳洲等地,代币卡市场的比重都比美国大。澳大利亚、欧盟的监管当局近年来迫使两大银卡联盟降低交换费率。最近,VISA和MasterCard还在欧盟压力之下同意公开交换费,在银卡联盟给商户的账单中把交换费单独列出来。许多在美国通过诉讼过程推动的变迁,在其它地方可能是通过政府监管部门来实现的。

  美国司法部状告银卡联盟一案的进程和Wal-Mart案有许多不同。银卡联盟也没有选择庭外调解,其原因之一是,司法部的诉状并未提出赔偿金额,而只是要改变银卡联盟的某些运行规则,更不存在共同起诉的问题。所以,如果银卡联盟选择辩护,风险毕竟也没有那么大。

  从一个方面来看,这桩案子对银卡联盟未来发展甚至生存的影响比Wal-Mart案更大,因为它不仅触及到新开发的代币卡市场,而且是要颠覆银卡联盟赖以起家的大本营——信用卡市场。即便最后败诉,通过层层上诉把法官Jones判决的执行时间尽量拖后,也可以为银卡联盟赢得几年时间来调整自己的战略布局,减少变局带来的冲击性损失。

  双联制的瓦解,意味着30年以来支配银卡市场的基本格局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些变化的走向和新格局的定型要在几年以后才能完全看清楚,目前只能理出几条比较重要的线索。

  首先,人们可以想到的自然是银卡联盟VISA和MasterCard的不少现有成员将会加入另外两个主要的交换网络:American Experss(运通)和Discover(发现)。不久前,第二大发卡行MBNA宣布已经与运通达成协议发行运通卡。但MBNA将要等银卡联盟向最高法院上诉的尘埃落定之后才开始行动。估计不少其它发卡行也会仿效MBNA的作法。在这期间,运通并没有闲着,而是四处购买卡集合。它已经从夏威夷等地买到了几个区域性银行的银卡集合。

  其次,双联制时代的结束也意味着那个时代的开放式网络(如银卡联盟)与封闭式网络(如运通与发现)的区别将消失。四大网络都将对所有发卡行和商户行开放。不同的只是其中两家是盈利型的公司,同时发放自己与网络品牌同名的银卡,而另两家则纯粹是交换系统。

  然而,这样一种格局能维持多久是值得怀疑的。VISA的前身NBI就是由于众多参加美洲银行网络的成员与又发卡又负责经营交换系统的美洲银行的矛盾积累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而催生出来的。等到加入运通或发现网络的成员多了,类似的问题一定会发生,因为拥有网络的运通公司自己也发卡,必然和网络的其它成员发生各种利益冲突。

  所以,表面上看起来这个案子是银卡联盟输了,运通和发现将因此受益,但未来的发展结果很可能并非那么简单。

  运通真正希望的是把现有银卡联盟中的一部分卡集合变成运通卡,完全由自己控制,而不是开放自己的网络,由一些同时参与其它相互竞争的网络、保留独立身份的发卡行或商户行加入进来。虽然今后运通原则上是可以拒绝某个申请加入它所拥有的网络的银行,但只要它已经接受了一些成员,在拒绝其它银行时就得小心,不然也可能吃反垄断法的官司。在和MBNA这种与自己同等量级的发卡行打交道时,更得格外谨慎。

  新格局对运通可能不利的另一个方面,是它很难避免加入运通网络发行运通卡的其它公司对运通品牌的稀释、模糊化、贬值。例如,很多发卡行努力多年都无法打破运通在小企业卡市场上的绝对主导地位。但今后,这些发卡行就可以直接发行自己的小企业运通卡,与运通公司发行的同样品牌的卡直接竞争。

  双联制瓦解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四联制。发卡行的兼并整合所达到的规模和交换系统已经是同一数量级,而且今天建立新网络的成本也不像过去那样高了,因此大发卡行自己开发新交换网络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最新的一项进展是2004年4月29日Diners Club与MasterCard达成协议,使Diners Club卡可以被MasterCard网络的商户接受。这是一个超出了成员互享方式的新的战略联盟,形成跨网络的直接交易,其意义非常深远。

  值得关注的是,Diners Club与MasterCard联网并不一定要等到双联制瓦解之后。虽然双联制排斥运通和发现这两大网络,但对Diners Club却有例外规定,允许作为银卡联盟成员的花旗银行拥有Diners Club。原因是Diners Club在美国很小,只占大约1%的市场,所以VISA和MasterCard都不把它看成是一个竞争对手。

  然而,如果当时花旗把Diners Club作大,这个最老的银卡网络就有可能成为与现有四大网络竞争的一个最新对手,在双联制的体制下就会遭到两大银卡联盟的抵制。当双联制被推翻以后,花旗若把Diners Club作大,就不再会面临银卡联盟规则的限制。花旗现在是MasterCard最大的发卡行,这一次Diners Club与MasterCard结盟,不用说是花旗在背后主导,而它选这个时刻走出这一子,其进一步的战略意图相当明显。


sportsbet